8000中文网 > 武侠仙侠 > 剑侠风云志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重开秘境

第四百四十九章 重开秘境

    第四百四十九章重开秘境

    姬申扶听到这两位罗云宗长老的问话,立刻如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,连忙应承道:“大人请看!那个老头,正是隐仁镇的首领,林恒山!而他穿的那件白袍,正是前朝旧物,云霄圣袍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一落,立刻引起了周围一众人的警戒,众人下意识地将人群中的林恒山护在中央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位内门长老,跟之前的周元一不同,两人顺着姬申扶所指定睛查看,果然如其所说。其中一人冷声问道:“阁下这身云霄圣袍,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林恒山看着这两人,心里有些好笑,相比周元一的简单暴虐,这两人的做派好像有些谨慎过头,于是点头应道:“此乃家传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家传之物?呵呵,据我所知,就算在当年的云霄帝国,有这云霄圣袍的家族,也算屈指可数!”显然两人还对这云霄圣袍的真伪抱有可疑态度。

    白猿手中攥着漆黑铁棍,眉头微皱,淡然说道:“我家将军,那是云霄帝军少主!说我等是前朝余孽?到底是谁是乱臣贼子,这还不一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没等白发老者说完,那个身形高大的汉子突然一声冷哼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便出现白猿面前,老者只来得及抬起手中长棍格挡,便被这个头戴斗笠的高大汉子一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周围的青竹、毒蜂则是满脸骇然!要知道,刚刚那一击,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要知道就算李承乾与李承涛都没有这等身法速度!

    在场一众巡山队队员,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,眼前这两个疑似罗云宗派来的高手,其实力很有可能以及达到了大侠境,那是比自家队长还要强上一个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白猿的身影再出出现,便是在一队土砾之中,周围坍塌的房屋以及塌陷的地基,无疑都在告诉他,刚刚他被人一击轰飞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老者轻轻吐出一口鲜血,看着眼前那根因为格挡已经有些弯曲的铁棍,白猿眼中闪现一丝决绝。

    他清楚,就算自己现在是全盛时期,而非年老气衰,对上刚刚出手那个身形高大壮硕的汉子,自己的胜率也不会超过一成。很难想象,那么高大的身躯里竟然蕴含如此恐怖的速度与爆发力。

    林恒山眼神冷漠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汉子,那古井无波的眼眸中充满了漠视。而掩盖在斗笠下的壮汉见此,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虽然说不上这种眼神到底是何含义,但以他的阅历来说也是极少见的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种眼神他的确非常讨厌,因为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蔑视!

    自从他成为罗云宗的内门长老,哪怕在宗门内,也是受人供奉的主儿,除了宗内那些真正核心的一群人,他可以不用在乎任何人的看法,也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!

    罗云宗这面大旗,别说是在罗云国境内,就算在其他势力范围,也会让人不敢轻易招惹。

    然而刚刚他看到林恒山的目光,他便突然有了一种被冒犯的感觉!那是一种凌驾于他,甚至罗云宗之上的目光。汉子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,但丝毫不妨碍他心中杀气翻腾。

    林恒山周围的一众巡山队同样感受到这股骇然的杀气,如此浓烈,简直不像寻常江湖人士所能积攒的杀伐之气。要知道,一名行走江湖之人,若是有此浓重的杀气,那么死在他手中的人,没有一千也得有八百,显然在江湖上也是一个嗜杀之人!

    青竹有些焦急地注视着眼前这人,他努力稳住心绪,同时也跟周围的袍泽使着眼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幻光迷踪影?你是欧阳家的人?”林恒山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句话,让这个原本杀气四溢的汉子突然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,眼前这个名叫林恒山的老者其内劲修为并不高,甚至连侠者境都没有达到,但依然一眼叫破了自己的招式与底细。

    他自幼在宗门内修行,当时罗云国建立之时,他尚且年幼,所以对于这些政权交替之事并不了解,这也是为何欧阳氏没有让他入朝参军,而是一直在宗门内修行的主要缘由。有些人适合入朝从政,有些人则适合武道一途。

    显然这个身形高大的汉子,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而林恒山能一语点破,这同样说明了一个问题:要么是他隐藏了真实修为,其实林恒山是一个武道修为极高的绝世高手;要么只可能是他与欧阳氏很是熟悉,甚至亲密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我欧阳氏之人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欧阳一氏,从八百年前就一直从军从戎,堪称军旅世家!我既然是云霄帝军之人,岂会不识欧阳家之家学?”林恒山淡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旁边一直沉默的另一名汉子,出声道:“既然阁下承认是前朝余孽,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,一同回罗云宗!”

    显然他也看出了高大汉子的尴尬,这位身形稍微瘦小一些的汉子出言说道。其意思也很明确,既然你与欧阳氏有旧,那就将你带回宗门发落,这样就无关欧阳家了。

    林恒山咧嘴笑了起来,然后解释道:“我不会跟你们走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那两个来自罗云宗的长老还没说什么,倒是在一侧一直旁听的姬申扶却是哈哈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哈,林恒山!你还以为自己是那个云霄帝军少主呢?你以为穿了一身云霄圣袍还真能随心所欲?!”

    显然这位落叶郡的郡宰大人,对于眼前这个老者已然恨之入骨。一方面讲,在姬申扶的认知中,自己这一年多的惨痛经历与对方脱不开干系!无论是偷袭隐仁失利,还是沙河帮被连窝端,再到吞并春风镇失败,一直到前几日郡宰府宴请伏击的失败。这一切事端中,都有林恒山的影子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面,则是因为刚刚林恒山的态度。作为一个极为骄傲的郡宰,在姬申扶的生命中,向别人低头认怂,比杀了他还难。可偏偏这次认怂的对象是罗云宗,那可是天下八大门派之一!所以,他收起了自己的骄傲,变得很是卑微。可当他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