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武侠仙侠 > 剑侠风云志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离别与抉择(上)

第四百六十六章 离别与抉择(上)

      第四百六十六章离别与抉择(上)

      (本章尚未校对,可明日再看!)

      易惜风看着两个老头看着自己的眼光,有些毛毛的,连忙解释道:“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林爷爷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欧冶子回头看了自家师兄一眼,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“我读书少,这小子不会是在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  掌门师兄自然知道自家师弟的意思,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,显然他也没听说过这个典故。

      穿着羊皮袄的欧冶子见此,挑了挑眉毛,顿时被少年勾起了好奇心,出声问道:“可是有什么典故?”

      易惜风眼珠子一转,缓声说道:“确实有个典故,说是很多年前,军中有一猛将,武功极高,每次战斗都带着部下冲锋陷阵,立功无数。这个猛将姓吕,暂且叫他吕猛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说到这里,他偷偷抬眼看向两名老者,发现他俩都在皱眉沉思,显然是在回想印象中,有没有一个叫吕猛的人以及关于他的典故。易惜风心里暗自得意:你们就算翻遍古籍也找不到这个故事的,别想了!

      他轻咳了一声,继续道:“有一天,这个阿猛去见他的军中统帅,这统帅就嘱咐他作为一个将军,不能只知道冲锋陷阵,知道天时地利人和,懂得行军打仗的军法军规,这些东西也很重要。最重要的是要不断学习新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  听到这里,欧冶子点了点头说道:“行军布武,自然不是一味的冲杀,否则与这江湖厮杀还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  “于是这个阿猛,听到这番话后,觉得有道理便回去之后熟读兵法,整顿军事。直到半年之后,那位统帅再来见这吕猛时,却发现他已经大变样了!领兵打仗指挥有度,不再是一股脑地往前冲,回到大帐中一番考校,这统帅更是惊奇,这阿猛已然熟知兵法!不由得赞叹道,此非吴下阿猛!”

      一口气说完这么一大段儿,易惜风也觉得有些口渴,看大殿上除了两位老者,其余人也将目光投向自己。白净少年抬手摸了摸鼻子,哪怕他脸皮奇厚,如此不要脸地剽窃前世典故,他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  “然后……然后,这阿猛笑着对统帅说,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!大人与我已有半年未见,怎么认清事物这么晚啊!”

      欧冶子见少年讲完了典故,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确实没听说,不过林恒山乃是云霄帝军的少主兼副统领,自然知道很多军中之事。

      这个故事虽然很小,就是平日里将帅之间的对话,不过其中深意确是发人深省。想来林少将军把这个故事讲给白净少年,也是发现他聪慧异常,而且悟性极佳,这才出言勉励他的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刚才他说的“吴下阿猛”,这个吴下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某个地名?显然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,欧冶子怪笑了两声,出言道:

      “吴下阿猛也好,士别三日也罢,既然你有这个资质,便不要辜负这么好的天赋!今日是你们入门后的第三天,怎么样?决定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  四人相视一眼,点头应道:“我们决定不留下成为记名弟子,而是选择复仇!”

      坐在上首的欧冶长风,淡然说道:“你们可想好了,如此的话,你们今后的路将会困难重重。”

      易惜风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白皙少女,还有身后的同伴,心中暗道:只要能守护住这些同伴,困难不算什么!

      注意到少年的目光,李新添眨了眨眼眸,显然她心里早就选择好了,便出言道:“掌门,什么困难我们都不怕!我们不怕吃苦!”

      欧冶长风显然对这个跟自己小师妹很是相像的少女印象不赖,“呵呵,有时候困难不一定是吃苦,而有些苦你们还真不一定吃得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再问你们一遍,想好了?不变了?”

      四人很是坚决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

      霄河镇,霄缘海,霄缘书院。

      陈传拓坐在观星台上,手里拿着一个酒壶,也不拿杯子,一边观星一边直接仰头将酒水倒入口中。这几日霄缘书院也派出各方人马,探查隐仁镇之事,之前他去了一趟青云殿,与自己二师弟欧冶长风商议了此事。

      他知道,那处血迹秘境罗云宗是包不住的!那根巨大的血红光柱太过扎眼,而天下八大门派说是同盟,但任哪一派都不会放任罗云宗变强大。

      “想成为第二个云霄宗?呵呵,徐仙芝你以为自己是第二个百里平天吗?”说着,青年竟放声大笑起来,弄得酒壶中的酒水撒了一头一脸,不过他却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  过了半晌,许是酒壶中的酒水已经撒空,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本就笑累了,他单手一撇,只见那酒壶,直接从这三层的观星台甩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  可预想中的碎裂声没有传来,没多久一名法令纹很深的中年汉子,从楼梯走上来,手里拎着一个空的酒壶。

      “院长,你不要随便丢东西。砸到人怎么办?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梁心怀!你他妈的,给我他妈的滚!”被叫作院长的青年,怒吼道。

      伴随着这声怒吼,这位梁首座手中拎着的玉瓷酒壶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  “院长,别生气。我们儒家讲究养浩然气,说话自然要心平气和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陈传拓目光呆滞地看着天上的繁星,然后一跟头投爬起来,往书院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  “院长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  青年走到楼梯口,头也没回地撇下一句,“你不滚,我滚!”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钟灵溪、林烽火、第五晓晓、齐骋骋、王伯当他们五人正在霄缘海边上的小楼中居住。他们几日前住进霄缘书院,并跟快就被安排进了记名弟子的住处,不过他们现在还没有记名弟子的腰牌,听管事的说,需要等院长回来统一颁发。

      这种事他们就算急也没办法,毕竟霄缘书院可是江湖上顶级的二流门派,这种实力的已然不是落叶郡中任何势力敢于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  就像来自药王谷的张铭,他只是挂了一个药王亲传弟子的名号,这个落叶城都不敢真正动他。甚至作为一郡郡宰的姬申扶,也要对这个药王谷忌惮三分。

    &ems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