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武侠仙侠 > 剑侠风云志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离别与抉择(下)

第四百六十七章 离别与抉择(下)

    第四百六十七章离别与抉择(下)

    这青年书生原本一脸和煦微笑,不过在听清齐骋骋说的话之后,瞬间变了脸色。此时他的手刚伸进怀里,摸出一个烧饼来。

    齐骋骋此时本就有些饿了,光顾着那块烧饼,并没察觉到对方的神色变化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青年书生将烧饼从怀里掏出来,顺势往后一撇,抡圆了一下拍在了齐骋骋的脸上。逗比少年的脸也跟这块芝麻烧饼,进行了一次“亲密接触”。

    众人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,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齐骋骋四仰八叉地向后倒了下去,竟被对方一烧饼拍晕了。

    钟灵溪秀美一挑,冷声问道:“你这人为何突然出手?骋骋他又没得罪你!”

    青年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被自己拍晕的齐骋骋,轻哼了一声,还顺势踹了他一脚,这才转过头来,看向问话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额,我给他烧饼了!”

    钟灵溪最是讨厌这种无理取闹地人,粉拳紧握娇喝道:“烧饼是你说要给的,也不是我们要的,怎么能因为给烧饼就打人?”

    青年书生,整了整衣裳,有些无奈地干笑道:“我给他烧饼,他还骂我!”

    “打人就是打了,我们都在场,他何曾骂过……咦?”钟灵溪好奇的看着眼前这青年书生,走到上首的桌子前坐下。

    在场五人除了已近昏过去的齐骋骋,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林烽火忍不住喃喃道:“这么说来,你,你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呵呵一笑,沉声说道:“我就是陈传拓,霄缘书院的院长!”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从隐仁镇到青川郡,不远千里就是为了执行任务,成为青云派和霄缘书院的记名弟子。他们自然知道霄缘书院的院长是谁,只是众人没想到,对方竟然如此年轻!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是陈传拓?陈院长乃是云霄气宗第一人!曾经的云霄三圣之首!”林烽火看着眼前这个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青年书生,嚷嚷道。

    陈传拓眼眸微微一亮,啧啧笑道:“哎呦,不错啊,知道的还挺多!看你这肤色……你不会是林儒法的崽吧?”

    黝黑少年脸色微沉(这肤色其实也看不出来),沉声道:“你认识我父亲?”

    青年书生嘿然一笑,摇头道:“哼哼,不怎么熟!”

    不等林烽火再发作,青年沉声说道:“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真武道殿与冰雪圣地的那群冰块女交恶,作为同盟我们自然不能不理。以云霄帝军为先锋,融合两大派高手,我们就直接杀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青年这么说,在场少年都忍不住互视了一眼,要知道,云霄帝国都已经破灭五十多年了,而云霄宗甚至更早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那群冰块女别看是女的,功法真实不赖!尤其是那玄霜剑法,配合九玄先天功!以真武道殿之底蕴,外加我云霄宗的强悍实力,也只是看看与之打平。”

    陈传拓抬手让众人别站着,而是先找地儿坐下再说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们就想了一个法子,不打了!打下去死伤肯定太过惨重,凡事好商量!”青年咧嘴一笑,继续道:“于是就开始谈判!当然是谈不拢的了,要不一开始也不会打。于是大家都商量好,一边儿派出五名高手,五局三胜!”

    “为啥不是三局两胜?或者七局四胜?”钟灵溪忍不住小声嘟囔道。

    青年书生没有理会这个美貌少女,而是继续道:“这一番事情弄下来,我们在极东国整整呆了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结果谁赢了?”这次出声询问的,是王伯当。作为王家的旁支,他从小不想隐仁那六大家族的子弟,可以了解江湖传闻,此时听到这个自称陈院长的青年所讲,自然也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是我们赢了,我们是两大派,她们时一派,云霄宗派出我们师兄弟三位,真武道殿也派出了两位高手,自然能赢。可真正有意思的,并非是这比试的胜负。要知道,各大门派只见,经常会有一些摩擦,这种类似赌斗的比试,门派高手会经常参加……”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接着道:“真正有意思的,是云霄帝军中的参谋军事,在比试之后撤出极东国时,竟然还拐走了一位冰雪圣地的姑娘!”说到这里,陈传拓哈哈大笑起来,显然在他的印象里,这件事更加值得一说。

    钟灵溪毕竟是大姑娘了,多少明白一些男女之间的情爱之事,轻声说道:“三个多月,如果是朝夕相处的话,有缘的人自然会产生感情。”

    青年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这姑娘乃是极东国一名神匠后人,在冰雪圣地也是很有地位的人,也跟着进入谈判之中。就这样,作为云霄帝军的参谋军事自然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烽火听到这里,突然意识到什么,睁大的眼睛,喃喃道:“神匠?神匠!”

    陈传拓咧嘴一笑,挑了挑俊朗的眉毛,缓声道:“是啊!后来,他们回来就成亲了!我给他俩做的证婚!要我说这姑娘样貌、品行、能耐都很好,就是唯独这肤色!啧啧,打铁打的有些黑啊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,呆呆地看着坐在上首的青年,然后又看向愣在当场的林烽火。

    青年微笑着看着众人,没有打搅他们。

    肤色黝黑的烽火少爷,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,喃喃自语道:“前……前辈,你竟然是我爷爷结婚时候的证婚人?!”

    陈传拓默然点了点头,淡然道:“当时林少将军还年轻,跟随林元帅出师极东国,正是担任帝军的参谋军师!至于你祖母的事情……相信你比我了解你们林家的家事!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青年长出一口气,悻悻说道:“家事,国事,都是国仇家恨啊!”

    听到“国仇家恨”这四个字,黝黑少年心中不疑有他,立刻跪倒在地,颤声说道:“前辈!云霄被灭尚且可称国仇,但隐仁别灭,还能算是这国仇吗?”

    青年闭上了双眼,没有回答林烽火的问题,过了半晌他才缓缓睁开双眼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必须问你们一遍。”

    他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