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武侠仙侠 > 登仙令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节:开赌
    “喜御医,苍兄他如何了?”

    不一会,喜临风独自一人走了出来,刚开门便看到了正在门外等待结果的李成杰。

    “怎么,李大人,您这是信不过在下的医术啊?”

    喜临风手指微颤着说道。虽然他将额头之上的汗珠擦了又擦,才走出来的,可他额头之上的汗痕依旧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喜御医,这几天辛苦了。你放心。待苍兄醒来,本官即刻进宫为喜御医讨几坛宫廷玉液来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见状,急忙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这几天出诊频率也太高了,都给喜某累瘦了。”

    喜临风听到李成杰说到宫廷玉液,轻哼一声,而后摸着自己的肚子,还算是比较满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放心,苍公子现在暂时无碍,待他自己清理一下,李大人自然能见到如往日一般强壮的苍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喜临风缓身说道。李成杰能听得到,在喜临风说完这句话时,他自己都叹息了一声。好似整个过程进行的极其的顺利一般。

    “喜御医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作揖谢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言重了,只是别忘了喜某的酒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,恕在下不能久留了,得抓紧时间回太医院一趟。李大人需要的那些丹药,临风得赶快回去安排一下,方能在晚间交给李大人。”

    喜临风连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喜御医辛苦。一会本官便要入宫一趟,正好取几坛美酒,喜御医准备好的丹药,本官会前去自取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拱手送到,一路将喜临风送出了缘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李成杰将喜临风送出缘府,再回到云闲院之时,苍昊已然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苍兄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李成杰疾步向前,朗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那位医生当真是神医啊,苍某现在感觉好极了。”

    苍昊说话间,刻意的挥臂握拳,虎虎生风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“嗯,如此参加争仙大会把握应该能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点点头,拍了拍苍昊的肩膀而后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昏迷的久了,还是得锻炼锻炼,活动活动筋骨。剑术身法都有些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苍昊声如洪钟一般,好似之前憋了许久,现在终于可以发泄发泄了。

    “嗯,蓉儿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挥手叫到。

    “好,师傅。”

    蓉儿闻言,小跑着来到了李成杰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苍兄,她是我的二弟子,耿芙蓉,一会便让我的这个弟子陪苍兄过过招,切磋一二吧。就当是锻炼锻炼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摸着耿芙蓉的小脑袋向苍昊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你收了一女子当徒弟?好眼光啊。”

    苍昊闻言,挑眉嬉笑道。听着苍昊的语气,耿芙蓉只觉得自己的小脸好像又沸腾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苍兄,你可别小看我这女弟子,她可是要同苍兄一同参加这一届的争仙大会的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闻言,声音深沉几分,拍了拍苍昊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又是一位了不起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苍昊闻言,竟是对着耿芙蓉缓缓一拜。

    “岂敢岂敢!”

    耿芙蓉见状,即是稍退半步,同时还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苍兄,一会你就帮我这个做师傅的试试小蓉儿的修为到底如何,可不要手下留情哦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笑言道。

    苍昊闻言没有说话,只是侧目向耿芙蓉看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坏!”

    耿芙蓉一跺脚,仿佛生气了一般,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蓉儿,一会拿出为师教你的那套流碧剑法,实际运用一下,你也不用手下留情,顾忌他的面子。若是能用为师的那套剑法,直接将苍兄击败了,也是大扬我师门威风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你这也太小看苍某了吧。”

    苍昊闻言,也是轻笑一声。而后淡淡的说道。说实话,苍昊虽然佩服耿芙蓉的勇气,但是从心中苍昊可不认为自己会败在李成杰徒弟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苍公子,蓉儿请教了。”

    苍昊说完话之后,却不等李成杰再说话,耿芙蓉忽然转身,手持妄虚剑,躬身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苍兄,你可要小心哦。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,你们便在此处好好切磋切磋吧。”

    “蓉儿,加油哦!”

    李成杰见状,微微点头,而后轻声说道,转身便离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“芙蓉姑娘,请。”

    待李成杰走后,苍昊找了一处比较开阔的地方,握剑说道。

    “苍公子小心。”

    耿芙蓉最后说了一句,瞬间拔剑而出,负身转剑,流碧剑法瞬时施展而出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再来。”

    苍昊见状并未拔剑,而是以挥横着剑鞘用来抵挡耿芙蓉的进攻,最后剑鞘大震,猛力拍击之下,耿芙蓉被震退了三步。不过看着耿芙蓉只是被震退了三步,身形尚稳,故而笑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剑!”

    耿芙蓉猛然被苍昊大力震退,好似生气了一般,怒意升腾间,小脸之上带上了几抹狠厉之色。大喝一声,而后挥剑暴砍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流碧剑法吗?杂乱无章,一剑不比一剑。”

    苍昊轻笑着说道,语气之中隐有轻蔑之意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,剑者应有狠厉之风,但是内心必须时时刻刻都保持沉稳与冷静,每一剑,剑出最起码要平,再讲究快准狠。”

    “一时失利之后,切不可自乱阵脚,要保持心态,稳扎稳打,要保证不败,才能得胜。”

    苍昊说完这最后一句话,再度大力将耿芙蓉的剑震退,而正在耿芙蓉虎口麻木,一时愣神之际,苍昊猛的向前连踏两步,以剑柄轻轻的点在了耿芙蓉的左肩之上。

    而,耿芙蓉此时,本就脚下虚浮,苍昊即便是轻轻一推,耿芙蓉便是连着后退了近十步。

    耿芙蓉气喘吁吁的,大口呼吸着。刚才那一下,若是换了别人,一剑必能取之性命。

    耿芙蓉也知道,自己刚才是有些着急了。太急于进攻,太想要取胜,故而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苍昊也没有急于乘胜追击,一朝得手之后,苍昊落回原地,静静的打量着耿芙蓉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的一番交手,苍昊基本上对耿芙蓉的实力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,耿芙蓉的内力修为并不低,更可以说,极为的深厚磅礴,而那股力道,显然与她的年纪根本不成正比。

    可除却了那深厚的内力之外,耿芙蓉挥剑之时,还能见到几分生疏,显然是新手练剑,对于剑法的运用并不算很灵活,“循序渐进”是初学者最明显的痕迹。

    除了,内力修为,剑术剑法这些外在的,内心之中,耿芙蓉还是极欠火候的,他都没说什么,耿芙蓉自己都无法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若是对战之中,敌人言语之上,充满了挑衅或是羞辱,一旦心态不稳,或者心态崩了,那便极有可能露出致命的破绽,这也就是敌人所要寻觅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耿芙蓉缓缓的调整了心态,而后缓步向前,这次耿芙蓉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眼睛紧紧的盯着苍昊,悍然出剑。

    “有长进。”

    苍昊赞叹一声,而后便再与耿芙蓉战与一处,此后,苍昊几次想要拔剑,但是却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刚走出云闲院,木有枝便从一旁的小路之上走了出来,挽住了李成杰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有枝,你怎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看到木有枝之后,微笑着说道。而他的笑容略有僵硬,似乎是在遮盖某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今日,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多。师傅不仅仅告诉了他按摩次数要逐次增加,最后更是要按九十九次这个恐怖的消息。更有耿芙蓉对自己的喜欢,让李成杰在看到木有枝时,稍微有些异样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讪笑着,看着木有枝那明亮的眼睛,转瞬再次沦陷。李成杰低下头去,想要亲吻木有枝的额头,却是被木有枝一闪给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怎么不见你教我练剑啊。”

    正在李成杰疑惑之际,木有枝的小手已然拧上了李成杰腰间的肉。狠狠的拧了李成杰一下的同时,木有枝沉声给了李成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倒吸一口冷气,看着木有枝的眼睛,忽然的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“女子善妒,古人诚不欺我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绯腹一声,而后想着,刚才带着耿芙蓉练剑之时,肢体接触甚少,也不知道木有枝那里来的这么大的醋意。

    “有枝,你想学吗?你要是愿意,师兄我当然也能教你啊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看着木有枝那有些严肃的申请,他同样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学你个大头鬼!”

    “笨死你算了!”

    木有枝狠狠的踹了李成杰一脚,而后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师娘找你有事,叫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木有枝走出三步,忽然想到她来此的正事,回眸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待木有枝回首之时,正好看到傻愣在原地的李成杰,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木有枝见之,突然就死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啊,你真是个书呆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,咱们一起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木有枝见状,笑着走了回来,重新挽上了李成杰的胳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到底是学还是不学?”

    李成杰一路之上呆呆的想了好久,张嘴后第一句话,就又问了一个愚蠢至极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木有枝最后瞥了李成杰一眼,悠悠一叹,并没有回答李成杰的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师娘,我们进来喽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木有枝已经带着李成杰来到了轻心院之中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卿卿闻言,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师娘,你找我?”

    李成杰走到了李卿卿的身前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其实也没什么事情,就是想问问你,老爷在走之前可曾告诉你,他要去那里闭关修炼?”

    李卿卿略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要去一个很神秘的地方,不过师娘不用担心,那地方绝对可以保证师傅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闻言,沉声应道。师傅不在,他便是这府中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那老爷可曾说过,何时归还啊?”

    李卿卿闻言点点头,而后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短则数日,长则几月。我相信师傅定然会尽快赶回,不会让师娘忧心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缘自新什么时候能回来,倒还真的不太好说,但是此时李成杰如此说道,也是想让众人心安。并且李成杰十分的相信自己的师傅,定然会用最快的速度,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,好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李卿卿叹息了一声,仿佛早就知道结果会如此一般,旁人所言尽是安慰之语。

    缘自新走的匆忙,就给李卿卿留下了一封信,信上说的简单轻松,可在李卿卿的心中,缘自新这种不辞而别的方式本身就是极为沉重的。

    若真的如缘自新信上所说,为何不当面交代,而要将“后事”尽交诸在信中。

    “有枝,你这几天好好陪陪师娘吧,晚点我再给你做一个疗程。现在我需要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躬身行礼说道,之后便转身离去,向皇宫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圣安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来到皇宫之后,直接就是进入了御书房,见到了陛下。

    “李爱卿平身吧。今日所来有何事要启奏啊?”

    仙道成今日难得清闲,争仙大会在即,朝堂之上的事情,都变的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仙朝在即,微臣想要推行一项新政,望陛下首肯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直奔主题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新政?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呢喃一声,倒是颇为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大理寺的整改还没有落实,你这又想要推行新政?”

    仙道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的,陛下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听闻陛下问话,自然要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,那李卿说说吧,又是什么胆大包天的奇思妙想,值得你借用上仙朝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想了想李成杰刚才所说的那句话,他便知道,这肯定是一个极为“大胆的谏意”!

    “陛下,臣直说了。仙朝将开,国家应有新气象。男子可习武修仙,女子亦可。那为何我仙朝只有男子上得学堂,而女子却上不得?”

    李成杰沉声说道,语气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一震。

    “李卿,你是说,朕要允许,女子和男子一样可入学堂学习知识?”

    仙道成,皱眉反问道。李成杰这次提出来的这个问题,仙道成可是从来都没有思考过。

    “今人或教女子以作歌诗,执俗乐,殊非所宜也”。

    “女子,为何上不得学堂,若是才能足够,贤达卓越,臣亦认为,她们亦可登科入仕,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想了想,看着陛下的面色还算平静,李成杰很是大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!!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猛的一拍桌子,龙目怒瞠。

    “李卿,让女子上学,已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。你竟然还想要朕废祖制,招女子入宫当官?李卿,你莫不是被哪个女子的美色所蛊惑,到朕这里胡言乱语了吧!”

    仙道成冷哼一声,竟然都是被李成杰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自知臣的这个‘新政’确实张杨狂放了几分,但是陛下定然与那些‘俗人’不同,陛下高瞻远瞩,胸中自有乾坤。臣只想问陛下一句,若有朝一日,女子成功登仙,我仙朝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李成杰先狠狠的拍了仙道成一记马屁,而后掷地有声的,沉声问了仙道成一个灵魂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女子登仙?”

    仙道成听闻李成杰的这个问题,一下子变得有些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女子体态娇弱,怎么可能登仙呢?李卿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哂笑一声,摇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,陛下,可知道此次参加争仙大会的报名者可并非全是男子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闻言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争仙大会的报名表一向是保密的,李卿是如何知道其中有女子报名,还如此确定?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眉头轻锁,看着李成杰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因为臣的女弟子便报名了此次的争仙大会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顺理成章的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仙道成。要知道,现在的耿芙蓉在陛下的心中可是准太子妃一般的地位,她要冒险去参加争仙大会,李成杰有义务通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耿芙蓉要去参加争仙大会?”

    “耿直是怎么管教自己家女儿的!”

    “一直听闻耿家三女温婉贤良,最属他的三女儿最为招人喜爱。只不过此前身体一直不太好,最近得神医医治,病情有了好转,故而朕才答应了太子这门婚事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怒声说道,与李成杰与耿直一般,初闻耿芙蓉要去参加争仙大会的时候,只觉耿芙蓉简直是胡闹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愿听臣一言?”

    李成杰见状,躬身拜道。

    “说,让朕听听李卿还有何高见!”

    仙道成冷哼一声,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臣想,不妨以臣的弟子耿芙蓉一试,看看女子之中是否存在真正有才能的人。臣心中清楚,臣欲推行的‘新政’即便陛下首肯,其中艰难险阻却仍然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李成杰正缓缓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故而,你想与朕开赌?”

    仙道成冷笑一声,而后接着李成杰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卿是想,若是自己的女弟子可最终名列寻仙榜之上,便能以此证明女子其实也是潜力巨大,所以朕便要因此一女,为天下女子开设学堂。若是李卿的女弟子登仙,朕是不是还要废除祖制,招纳贤才女子入仕登科啊?”

    仙道成的声音之中听不出喜怒,但是那种特有的威严之感,给人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臣,只是以为仙朝将开,应有一片新的气象。陛下允准臣在民间开设大理寺,便是为天下万民着想,但是为何要将女子排除在外。男人,女人皆是陛下的子民。”

    “试问,若是陛下养有一位公主,可愿将公主送入翰林院那等圣地之中学习?”

    李成杰说完之后,跪倒在地上,冲着仙道成行了一记磕头礼。他知道,他这样说有些僭越,但是只有这样说,才能让仙道成有那种感同身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哼,好!”

    仙道成先是冷哼一声,沉声应下。

    “李卿,你确实有状元之才。李卿实乃我仙朝栋梁啊!”

    而后又紧接着大笑着连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臣,愧不敢当!”

    李成杰闻言,对于陛下现在的话,李成杰也是有些分析不明白了。故而他只得如此回道。

    “李卿,朕便与你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且看李卿的女弟子,究竟能学到李卿的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忽的起身,缓步走下,走到了李成杰的面前,将李成杰扶起之后,语气极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只是谏言,却不敢与圣上开赌啊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佯装惶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不敢?李卿有何不敢的。你有几分的胆子,可瞒不过朕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笑着说道,但是李成杰看着仙道成的眼角却捕捉到了几丝寒冷之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如此说,那臣斗胆,再向陛下讨几坛宫廷玉液,今晚臣在府上宴客,大家都是对宫廷玉液垂涎三尺啊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闻言,狡诈一笑,而后眨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大笑三声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李卿近日辛苦了,莫说几坛御酒,就是将朕的酒库搬空了,朕也得赏啊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孟浪,你亲自带大理寺卿去朕的酒库,任李卿挑选,能拿多少就拿多少,任何人不得阻拦,也不能帮忙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沉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孟浪走到了李成杰的身边,沉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臣多谢陛下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见状,躬身告退。

    “孟总管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杰退出御书房之后,对着一旁的孟浪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孟浪轻声说了一句,而后带着李成杰向宫中的酒库走去。

    李成杰跟着孟浪一路走到了皇宫之中的秘藏酒库之中,闻着那扑鼻而来醉人的酒香,李成杰也是真的不少拿。两手各拎了两大坛御酒,而后其他的五个手指上还都均挂着几小坛酒,合计十二坛御酒,就如此被李成杰一人拿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