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帅教官 > 第132章 教官的心思猜不透

第132章 教官的心思猜不透

      “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  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后,李帅强忍着再来一战的冲动,问。

      牛军起身,摇着头眯着嘴角笑,“现在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就欢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,能够安稳的睡觉了。

      李帅被撩拨得一点睡意都没有,干脆的到僻静的地方打了一套军体拳狠狠的发泄一下,浑身火热一阵子过后身子慢慢冷下来才回来钻进帐篷里睡觉。

      这事闹得,李帅怎么也想不到会来这么一出,这大年初一的。

      赵副营长也没睡好,或者说压根就没怎么睡。整个晚上他都在协助公安机关调查刘老汉车祸事件,主要是赵副营长个人是愿意的。刘老汉给他的印象是憨厚老实的老人家,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个典型代表人物,又是在从景区门岗室出去没多久发生的事情,赵副营长无论如何不能旁观,况且他要代表部队反映出当时的真实情况。

      从李帅这里得知推迟一个小时起床,赵副营长干脆在勇士车上和衣而卧,抓紧时间睡个把小时,总比熬一整宿好。

      清晨相当的冷,气温是一日之中最低的时候,李帅来来回回的走等身子热了才感觉好一些。他根本没睡好,闭上眼睛满眼都是牛军那捉摸不透的神情,陈雪儿的笑貌偶尔一闪而过,心神不宁的。

      调整了好一阵子才完全的平复下情绪来,距离早上七点三十分还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  其实李帅早就注意到了,许多帐篷早就有了动静。哪怕没有吹哨,已经形成了生物钟的学员们会在到点了的时候自然醒来,就算昨夜很晚才入睡。

      醒来的学员们很纳闷,为什么还没有吹起床哨呢?没有听到起床哨音就必须得待在床铺上,所谓令行禁止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  李帅不为所动,一直到七时三十分整才吹了起床哨,顿时作为营地的烧烤场一片忙碌,学员们迅速起床着装集合。李帅清点了人数之后,说道,“今天是大年初一,祝同志们新春快乐。鉴于此,今天推迟了一个小时起床,今天的训练内容也做了一些调整。”

      学员们满心欣喜。

      “等下吃过早饭我们继续出发,目的地不变,但是今天拉练过程中原定的遭遇战演练向后推迟,让大家大年初一轻松一些。”

      这句话一出,学员们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总教官其实是好人啊,你看你看,多么人性化多么有人情味,显而易见,过去对总教官的看法是有失偏颇的,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、关键时刻见人品,这就是啊,总教官就是活生生的典型例子啊!

      到下个目的地的距离只有三十五公里,原本就是如此安排的,因为过程中需要进行一次遭遇战演练,计划耗时一个小时,所以,一来二去的情况下,大家等于是多休息了两个小时,这难道不是美事一桩吗?

      “解散后各班迅速做好撤离准备,该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,一定要百分之百还原!解散!”李帅下达了命令。

      各班班长叮嘱了几句后下达解散命令,各班学员跳着蹦着行动起来。先把个人的帐篷等物品收拾好以班为单位放到一起,随即按照原来的安排把场地恢复成原状。真的能做到百分之百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  十五分后部队集合,开到炊事车边上,以班为单位领取了早饭,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吃完早饭,每个班出一个公差协助后勤保障分队撤离,部队走出景区踏上公路朝着南边继续行进,在大年初一的早晨。

      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
      走了有一阵子,陈笑悄悄的追上何碧婷,低声问道,“昨晚你有听到什么动静没?”

      “什么动静?”何碧婷疑惑反问。

      陈笑扬了扬眉头,“你没听见?”

      “没听见,什么动静啊,你是不是听错了?”何碧婷说。

      陈笑很肯定的说,“真的有动静,我听到教官帐篷里有一些很奇怪的声音,那个时候很晚了,总之教官还没睡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咱们教官?哦对,你帐篷在教官边上。”何碧婷想起来了,微微点头,问,“到底是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  陈笑摇头,“不知道啊,知道了我就不会问你听到没听到了,就是一些声音。唉,大过年的遇到这种事,教官应该是累坏了,那么晚没睡觉,好像是打呼噜的声音?也不像……有点像喘不过气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说啥呢,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不会做梦了吧?”何碧婷笑着取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  “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笑脸一红,不和何碧婷说话了。

      哪有什么声音,有也只是李帅和牛军交谈的声音,陈笑指定是听错了,或者像何碧婷说的那样做梦了,听到的是梦境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  灵魂碰撞打遭遇战的声音怎么可能为他人所知呢?

      今天是大年初一,教官又放宽了训练,学员们终于有了欣赏沿途风景的闲情逸致。一边走一边打量周遭的风景,或路边的野花野草,或远处的热带树林,好一派热带海岛风光。

      何碧婷说,“晓然,这会儿你们老家下大雪吧?”

      “那可不。”张晓然说,“最低温度零下十九度,厉害的时候能到零下二十五度。现在这个时间啊,到处都是白雪皑皑,雪乡知道吗,一片白,晚上家家户户挂出红灯笼,那景色绝美,像极了童话世界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指了指周遭,“看这个海岛,比我们东北的春天还春天。再看看我们大家,走几步路该出汗的出汗。祖国幅员辽阔啊,南北差异巨大。”

      何碧婷笑着说,“我们湖南的冬天也蛮冷的,尤其是山里,那寒风吹过来,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冰棍,比粤省厉害多了。而且啊我们也属于不供暖地区。北方人过冬靠暖气,我们南方人过冬靠抖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在我们粤省人眼里省外的都是北方。”陈笑下意识的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  惹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  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很快,谁都没有注意到李帅不知道何时不见了,连同不见踪影了的还有王小青和刘小建。若是过去几天大家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,对队伍的一举一动是非常敏感的,今天松懈了下来,注意力都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