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> 第105章 他才是战斗领袖

第105章 他才是战斗领袖

      实际上。

      上官戒慈的公公起初伤不重,就是她老公被日军炮弹炸死时,他公公腰侧也被破片给刮伤了。

      因为急着跑路没有及时治疗,伤口感染发炎恶化,从而引发了高烧并发症。

      黑死病没那么容易治好,哪怕是用盘尼西林也很麻烦。

      可伤口细菌性感染的发炎,盘尼西林却有着奇效,只要治好了感染的伤口,剩下的高烧就简单了很多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如果没有盘尼西林,严重的细菌性感染发炎,也没有那么容易治好。

      哪怕是野战医院都不行,。

      毕竟在青霉素没有量产,强效抗菌消炎药物缺乏的的时代。

      因伤口感染无法治愈,而最终“烂”到病死的士兵,是所有伤员死亡数据中,占比最高的一项。

      说的直白点。

      要是没有遇上迷龙,以上官戒慈的公公的感染程度,最多也就还能活上三五天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经过郝兽医的土法手术,也就是用刀削掉已经伤口处坏死的组织,做消毒消炎后包扎。

      然后打上一针盘尼西林,只要不出意外基本就妥了。

      迷龙能做的事情已经做了,封云天故意当着上官戒慈的面,问罪于他胁迫军医偷窃军药,并当面宣读了责罚罪状。

      命阿龙带着手铐过去,将正在逗小男孩的迷龙给铐住带走。

      迷龙在这方面是个人精,一眼就知道封云天是在给他“加码”,非常配合封云天的抓人工作。

      临走前还摆出一副为了你,我迷龙可以豁出性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  反过来一顿安慰上官戒慈。

      让上官戒慈不要担心他,后面的事情他都已经摆平了,让上官戒慈安心陪着她公公在这治病。

      等他关完禁闭出来,就领上官戒慈去禅达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  上官戒慈尽管坐在病床边,抱着儿子面无表情,可封云天通过她的微表情,看出了上官戒慈的心里,并没有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  迷龙的言而有信,敢做敢当,已经触动了这个女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  而摆出一脸决绝架势的迷龙,前脚刚被带出卫生所,后脚就咧嘴傻笑了起来,攀着封云天一顿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  就迷龙脸上那,乐到骨子里的傻笑。

      让人生第一次唱黑脸戏的封云天,都不免为这个单身老光棍欣慰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的满足。

      有时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川军团守卫江防的第3天。

      一阵隐隐约约可闻的爆炸声,从遥远的地方传到怒江防线,在这露水摇曳的清晨显得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  这代表着短暂脱离战斗的川军团,又要迎来一场新的挑战。

      封云天这几天一直都敏感着,听到爆炸声第一时间便起床,穿上裤子和鞋子,披着衣服就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  特意爬到阵地营地的前方,位于江边的小山坡上。

      结果发现,他并不是第1个来的。

      因为江边的小山坡顶上,已经坐了一个熟悉的人影——龙文章。

      通过他身上已经完全湿润的衣服,一看就知道是被露水给打湿的。

      以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  即便不是在这坐了一夜,也在这坐了三个小时以上。

      只有承受了整个清晨的露水,才能将厚厚的军官服给渗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