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玄幻奇幻 > 禹道乾坤 > 第二百五十九章低头

第二百五十九章低头

      天帝宫,彭禹耐心记录上古逸闻,他身边的天王化身一个接着一个消失。

      最后,太皇化身也离开了,偌大帝宫只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  笔杆微微一颤,彭禹继续记录。

      “三十二化身离开,显然父皇和天帝交手已经到了最后关头。”

      宫殿外,他听到一阵剧烈的轰响。

      剑鸣和雷动碰撞,然后同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  帝座上的光辉黯淡,宫殿转眼破败,失去神圣加护。大罗天内的不朽大道也在这一刻统统消失。甚至影响传递到下方三十二天,元始道炁尽数隐去。

      一炷香后,神皇走入帝宫。

      彭禹放下笔,起身迎接。

      看到神皇满身是血,他连忙掏出灵药。

      “不必。”昆烈挥挥手,帝罡运转,身上的伤口开始愈合。

      “父皇,您……您赢了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至少没输。”神皇走到御座,直接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  帝罡注入帝座,继而天帝宫重新点亮。全新的力量从大罗天涌向诸天。

      “天帝不愧是天帝,论战斗经验,他比朕丰富太多。”

      昆烈这四五百年的战斗经验面对弥罗天帝上百万年的仙道生涯,不过区区弹指一瞬。

      虽然天帝仅存残灵、力量、精神远不如神皇。但他凭借不断回收化身以及高超的仙道、武道技巧,硬生生支撑许久。最后以三十三天之力为神皇昭示第六境的真正奥义。

      如今神皇大为触动,回去闭关一段时间,就可以尝试证道。

      帝罡垂入三十二天,新的天柱支撑清宇,重新修复破碎的天界。

      颛阳和颛云抬头望着复原的三十三天。

      “哥,陛下已经掌控此物?”

      “对,他成功了。昆吾氏又多一件重器。”

      颛云心情很复杂。虽然他明白,神皇执掌此宝是必然,唯有这样才能对抗混元道界。可对他们而言,真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  或许我也该找一找上古道人们的至宝——造化道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?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蓦地,白光照耀诸天,众人脱离仙塔。

      彭禹重新睁开眼,已经站在弥罗天帝塔外。上千人将帝塔外的空地挤满。还有那艘银龙号,慢悠悠漂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  神皇最后一个出来。望着眼前这座三十三重的仙塔,他对众人道:

      “待朕清理后,将三十三天化为试炼世界。届时,神朝子民皆可入塔修行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李师。稍后你挑选几个世界,将天人安排一下。就……就安置在昆吾十二界。顾王兄,你从旁协助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周通,你带领罗天六宫的仙人,进去学习上古仙道文明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江圣,你带武道精锐入内,参悟弥罗武道。”

      神皇有条不紊发布御令,让诸臣动员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就连银龙号,他也刻意差遣水正派人重建。

      “银龙号是小辈们花心思搭建。回头你修缮改造,朕另有用处。切记,不可毁了孩子们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  诸臣散去,各自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  神皇环视其余人等。

      那些散仙宾客和诸天界王知趣离开,只剩大昆神脉家族。

      “老三,你的府邸没了。回头朕派人再给你造一座郡王府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多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  接着,神皇看向罗玉沁。

      罗玉沁脸色发白,偷偷看了一眼昆昱,心中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  这次自己放弃“夫君”,站在罗家立场。虽然没有做错,可昆吾氏会怎么看?

      冷峻脸庞露出一丝微笑,昆烈转头对罗天王说:“道兄。朕有意祭祀弥罗天帝,你是弥罗天帝之后,这件事合该你主持。老三,你也多帮衬着你岳家。待神殿建成,祭祀祈福之事,让你王妃来做。”

      昆昱先是一怔,随后听出神皇话中暗示,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  “儿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  彭禹跳动眉头:看来父皇还是动怒了。

      虽然大昆不讲究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。可罗玉沁作为联系两家的纽带,不想着好好团结罗家和昆吾氏,反而主动搬出罗家女儿的身份跑去为弥罗宗出力。作为昆吾氏的大家长,神皇岂能容忍这一举动?

      哪怕在仙塔中,罗家和大昆世家一起行动,也好过自己独自跑出去啊。

      回头弥罗天帝的祭祀神殿建成,罗玉沁就可以老老实实看守神殿,不用跟昆昱一起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神皇无意和罗家反目。罗玉沁依然保留王妃称号,享受昆吾氏的供奉。花点钱维系联盟,一个闲人……神皇养得起。

      罗天王皱起眉:“陛下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没等他求情,神皇又道:“天帝遗留三宝。宝镜、仙塔俱在我家,而权杖在道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  一句话将罗天王求情的话堵住。

      见他闭口,昆烈颔首道:“朕不行强夺之事,也无意染指古天帝道统。回头道兄祭炼‘弥罗元始天’,将权杖借朕三年。此后,权杖便是罗家的镇运之物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可。”

      不仅罗天王,其他世家家主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  要是神皇强行夺取世家的镇运至宝,谁家不担心?

      之后神皇又说了几句,带诸位家主前往天宫。

      走之前,专门招来昆昊,偷偷嘱咐:“昊儿,你去神卢、澹台、天吴、东门四家,好好祭拜。”

      神卢、澹台、天吴、东门四个世家?

      彭禹一脸迷惑,神皇走后,努力回忆了一会儿,最后翻看六皇子日记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这四家不就是当初六皇子伴读的四家人吗?

      当年神皇一怒,将六皇子身边人统统打死。昆昊的伴读亲随都没逃过此劫。去找他们四家苦主做什么?

      大人们离开,场上只剩年轻人们。

      望着一片狼藉的皇子府废墟,昆昱暂时招呼自己府邸上的人前往别院。其他宾客则趁机告辞,整理这一行所得。

      虽然很多战利品上交,但他们暗里卡了不少油水。彭禹清楚“水至清则无鱼”的道理,睁一眼闭一眼,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  颛云本打算拉着颛阳离开,突然彭禹拦住他俩。

      “等等,颛云,我找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找我?”

      哥俩很意外,颛阳:“你确定没喊错人?”

      “自然,这事你别挨着,赶紧回家闭关。看你这模样,又要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彭禹拉起颛云的手腕,将颛阳扔下。

      颛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颛云给弟弟回了一个眼神,笑眯眯任彭禹拉走自己。

      半道上,彭禹说明自己要往四家走一遭。

      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不敢让颛阳跟。”

      那几个伴读死了,才轮到颛阳入宫。如果带颛阳过去,人家怕不是还以为彭禹跑去耀武扬威呢。

      “其实,你带我去也有些不合适。毕竟我是颛孙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但你比颛阳聪明,借你的智慧想一想。父皇让我去那四家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  打从彭禹穿越以来,就跟这四家人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  颛云看到不远处一个买花的小贩,挣脱彭禹的手:“殿下稍等。”

      他过去买了一些祭拜用的花卉,又去旁边店铺弄了不少点心。然后才走回来:

      “陛下说了,让你去祭拜。那你就去好好祭拜一番,其他事情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至于陛下的用意,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神卢氏,姓卢,以天马为图腾,原是祖皇御前的养马官。后来为二代神皇驾驭大辂,从而一步步壮大。

      可以说,他们一家人是昆吾氏的心腹。数十年前,神皇更挑选卢家最杰出的孩子为六皇子伴读。

      可在一场宫廷变故后,他们家的孩子失去消息。不论如何打探,天宫忌讳莫深。从此,卢家深入浅出,龟缩起来做人。

      但今天,昭王上门了。

      因为家主随神皇入宫,几位家老和夫人商量后,打开大门迎接。

      一开门,就见到一位风华正茂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  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

      他穿着淡雅素袍,手中提着花篮。在他身边,还站着一位丰神隽永的美男子,仅比少年略逊一筹。

      老妇人虽然年过七百,可看到这一大一小的两位美男子,亦不由失神片刻。

      “老妇率族人拜见昭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老太君快快请起。”彭禹提着花篮,亲自过去扶住。

      他一脸亲切,摆出营业笑容:“这次来,原就没想着兴师动众。您开偏门即可。”

      话虽如此说,神卢氏大门开启,他和颛云还是大摇大摆进去了。

      当老妇人问及来意时,彭禹微微低头,眼角有些泛红:“这次来,是想借用贵府墓园,祭拜一位故人。”

      故人?

      老妇人心中一动,颤巍巍问:“殿下要祭拜小石榴?”

    &e